2020年后病毒时代企业该如何生存

新型冠状病毒对中国经济影响难以评估,预计将导致中国GDP有大幅的下降,可能是去年12月之前很多人没想到的。再加上之前中美贸易摩擦这只灰犀牛,2020对于中国企业尤其是中国民营企业来说,可能是改革开放以来最最艰难的一年。


大年初一,全国电影票房只有181万元,对比去年的15亿,可谓天上地下,疾速跳水。再加上因疫情,假期的延长甚至双薪不间断,2020年对很多企业来说是怎么的噩梦。


这其中,过度依赖线下的商业模式和企业会更加艰难。如何转型,与互联网移动互联接轨,一直是传统企业的心病,这次除非家底深厚传统企业,否则是没机会在考虑转型了。

其实绝大多数真的没成功转型的,只是他们自己懒和怕而已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这一年对于企业和营销工作来说


1-3月对于中国大部分企业来说肯定是荒废了,即便疫情可以在2月底控制住,三月份商业复苏的可能也微乎其微。这次长假延长导致人们完全在家趴着,虽然后病毒时段内可以迎来阶段性的报复性消费,但是不出门的习惯被加深了,今后大部分生活所需可以在网上完成。口罩可以上网,买菜可以上网,药品可以上网,超市也配有物流快递业务了,如果网断了老百姓就会疯了。我们对网的需求,已经上升到了马斯洛的基础需求了。未成功转型的传统企业该怎么办呢?


不过即便是网上消费增加,我们的消费将达到一个理性的顶点,能买能不买的绝对不买。


很多行业,新年都是营销的重要节点,现在线下几乎都没有了,线上也降到欲望最低


所以,对于很多非刚需产品企业一季度我们可以战略放弃了,如果疫情能够得到控制,那么二季度无疑是2020全年最重要的时间阶段。二季度将释放被禁锢已久的购买需求,一季度没干的营销和传播的企业,二季度无疑会成为营销必争之地,报复性消费的走起,所以二季度势必非常的繁忙。


所以我的建议是,一季度内做好所有的策划和规划,等待疫情的结束第一时间释放,抢一波报复性消费再来一波品牌传播砸实自己的品牌价值。





很多广告人说,经济好的时候砸品牌提高溢价,经济不好的时候先砸渠道卖货再说。其实相反,越是经济不好,有能力的企业越是应该做一些品牌传播。

一是行业其他品牌的声音少了,你的声音多就可能低成本成为行业最受民众熟知的品牌。

二是经济不好,大家对于产品的选择就越慎重,性价比不仅仅只是性能和价格相比,还包括产品性格和价值相比。品牌的作用在经济不好的时候作用更明显。以前随便买几个选,现在反复比较就买一个。

三是消费升级是不可逆的,消费升级不仅仅指的是买更贵更好的产品,还指的是用低的代价和成本购买以前不敢想的产品和服务,享受更好的生活。品牌的认知同样是消费升级的重要考量因素。


品牌和场景的结合,将是未来三年企业的重要营销方向。






深耕线上,可能是很多民营企业2020会去坚定落地的工作。单一渠道的危害大家都知道,但是由于短视和懒惰,我们总觉得不着急,这次一季度的黑天鹅我想会给很多还活着的企业一个推动,毕竟谁也说不好类似的事情是不是就没有下次了。


这两天有个企业家跟我说,这个没办法啊,天灾啊。没错,是天灾,但是死的可是你自己的公司和你十年的心血啊。无论天灾还是人祸还是跟你没什么关系,最后付出代价的还是企业家自己。

另外,除了顺丰、申通这样的帮我们解决最后一公里电商配送的快递公司之外,UU跑腿、美团跑腿、闪送这类帮我们完成最后一公里的服务的公司,也将是未来各种商业要加大联合的重要力量。

下一步的联合品牌跨界营销的方向就该是跑腿们。还有什么是他们能帮你干的?这需要各种品牌植入场景。





昨天又看了一遍2013年的《非典十年祭》,你会发现2020年发生的事情跟2003年其实(此处省略1万字),每场灾难都是一把照妖镜,效率低下的管理机构,胡说八道的省领导、一问三不知的市领导,成为救援障碍的红十字会,生产黑心毒口罩的商家,捡旧口罩再卖的市民。


多难不会兴邦,这次疫情结束后如果不能从严从重痛定思痛的坚决处理一批败类,恐怕是不能服众了。同时疫情结束后,各地政府和机构也会一定程度上,总结一下该总结的,歌颂一下该歌颂的,推广一下该推广的,这将是一次重要的传播工作,需要大量优质深刻的内容和有效传播渠道还有中央级央媒的背书。


这里面,这次积极捐赠了各种物资的良心企业理应获得更好的传播和口碑,这是良性循环。他们对自己的传播同时也是向社会输出正能量。


还记得2008年5月18日晚,由多个部委和央视联合举办的赈灾募捐晚会上,加多宝集团代表阳先生手持一张硕大的红色支票,以1亿元的捐款成为国内单笔最高捐款企业,他们的善举顿时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


第二天在一些网站论坛,不断流行着这样一个名为《封杀王老吉》的帖子:王老吉,你够狠!捐1个亿,胆敢是王石的200倍!为了整治这个嚣张的企业,买光超市的王老吉!上一罐买一罐!不买的就不要顶这个帖子啦!“,这热帖被各大论坛纷纷转载。加多宝和王老吉一战成名。


有人说这是炒作,这样的键盘侠我也是很无语,拿一个亿捐款去炒作,这样的炒作我尊重。


这次武汉疫情,很多企业的捐赠都超过了一个亿,比如伊利比如字节等,他们理应得到我们的尊重。



2020年后病毒时代企业该如何生存

新型冠状病毒对中国经济影响难以评估,预计将导致中国GDP有大幅的下降,可能是去年12月之前很多人没想到的。再加上之前中美贸易摩擦这只灰犀牛,2020对于中国企业尤其是中国民营企业来说,可能是改革开放以来最最艰难的一年。


大年初一,全国电影票房只有181万元,对比去年的15亿,可谓天上地下,疾速跳水。再加上因疫情,假期的延长甚至双薪不间断,2020年对很多企业来说是怎么的噩梦。


这其中,过度依赖线下的商业模式和企业会更加艰难。如何转型,与互联网移动互联接轨,一直是传统企业的心病,这次除非家底深厚传统企业,否则是没机会在考虑转型了。

其实绝大多数真的没成功转型的,只是他们自己懒和怕而已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这一年对于企业和营销工作来说


1-3月对于中国大部分企业来说肯定是荒废了,即便疫情可以在2月底控制住,三月份商业复苏的可能也微乎其微。这次长假延长导致人们完全在家趴着,虽然后病毒时段内可以迎来阶段性的报复性消费,但是不出门的习惯被加深了,今后大部分生活所需可以在网上完成。口罩可以上网,买菜可以上网,药品可以上网,超市也配有物流快递业务了,如果网断了老百姓就会疯了。我们对网的需求,已经上升到了马斯洛的基础需求了。未成功转型的传统企业该怎么办呢?


不过即便是网上消费增加,我们的消费将达到一个理性的顶点,能买能不买的绝对不买。


很多行业,新年都是营销的重要节点,现在线下几乎都没有了,线上也降到欲望最低


所以,对于很多非刚需产品企业一季度我们可以战略放弃了,如果疫情能够得到控制,那么二季度无疑是2020全年最重要的时间阶段。二季度将释放被禁锢已久的购买需求,一季度没干的营销和传播的企业,二季度无疑会成为营销必争之地,报复性消费的走起,所以二季度势必非常的繁忙。


所以我的建议是,一季度内做好所有的策划和规划,等待疫情的结束第一时间释放,抢一波报复性消费再来一波品牌传播砸实自己的品牌价值。





很多广告人说,经济好的时候砸品牌提高溢价,经济不好的时候先砸渠道卖货再说。其实相反,越是经济不好,有能力的企业越是应该做一些品牌传播。

一是行业其他品牌的声音少了,你的声音多就可能低成本成为行业最受民众熟知的品牌。

二是经济不好,大家对于产品的选择就越慎重,性价比不仅仅只是性能和价格相比,还包括产品性格和价值相比。品牌的作用在经济不好的时候作用更明显。以前随便买几个选,现在反复比较就买一个。

三是消费升级是不可逆的,消费升级不仅仅指的是买更贵更好的产品,还指的是用低的代价和成本购买以前不敢想的产品和服务,享受更好的生活。品牌的认知同样是消费升级的重要考量因素。


品牌和场景的结合,将是未来三年企业的重要营销方向。






深耕线上,可能是很多民营企业2020会去坚定落地的工作。单一渠道的危害大家都知道,但是由于短视和懒惰,我们总觉得不着急,这次一季度的黑天鹅我想会给很多还活着的企业一个推动,毕竟谁也说不好类似的事情是不是就没有下次了。


这两天有个企业家跟我说,这个没办法啊,天灾啊。没错,是天灾,但是死的可是你自己的公司和你十年的心血啊。无论天灾还是人祸还是跟你没什么关系,最后付出代价的还是企业家自己。

另外,除了顺丰、申通这样的帮我们解决最后一公里电商配送的快递公司之外,UU跑腿、美团跑腿、闪送这类帮我们完成最后一公里的服务的公司,也将是未来各种商业要加大联合的重要力量。

下一步的联合品牌跨界营销的方向就该是跑腿们。还有什么是他们能帮你干的?这需要各种品牌植入场景。





昨天又看了一遍2013年的《非典十年祭》,你会发现2020年发生的事情跟2003年其实(此处省略1万字),每场灾难都是一把照妖镜,效率低下的管理机构,胡说八道的省领导、一问三不知的市领导,成为救援障碍的红十字会,生产黑心毒口罩的商家,捡旧口罩再卖的市民。


多难不会兴邦,这次疫情结束后如果不能从严从重痛定思痛的坚决处理一批败类,恐怕是不能服众了。同时疫情结束后,各地政府和机构也会一定程度上,总结一下该总结的,歌颂一下该歌颂的,推广一下该推广的,这将是一次重要的传播工作,需要大量优质深刻的内容和有效传播渠道还有中央级央媒的背书。


这里面,这次积极捐赠了各种物资的良心企业理应获得更好的传播和口碑,这是良性循环。他们对自己的传播同时也是向社会输出正能量。


还记得2008年5月18日晚,由多个部委和央视联合举办的赈灾募捐晚会上,加多宝集团代表阳先生手持一张硕大的红色支票,以1亿元的捐款成为国内单笔最高捐款企业,他们的善举顿时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


第二天在一些网站论坛,不断流行着这样一个名为《封杀王老吉》的帖子:王老吉,你够狠!捐1个亿,胆敢是王石的200倍!为了整治这个嚣张的企业,买光超市的王老吉!上一罐买一罐!不买的就不要顶这个帖子啦!“,这热帖被各大论坛纷纷转载。加多宝和王老吉一战成名。


有人说这是炒作,这样的键盘侠我也是很无语,拿一个亿捐款去炒作,这样的炒作我尊重。


这次武汉疫情,很多企业的捐赠都超过了一个亿,比如伊利比如字节等,他们理应得到我们的尊重。